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
“世事沧桑心事定,便拟简册了吾生”
作者:南京大学荣方超发布时间:2010-10-19
 

--读《王统照全集》札记

荣方超(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

 

  《剑啸庐诗存》所录《寄题丁稼民小书巢》一诗中云:"容滕图史发三箧,冷眼王侯傲百城。世事沧桑心事定,便拟简册了吾生。"据《剑啸庐诗存·弁言》:"此册起民国四年秋至六年春",可知,此时的王统照(一八九七~一九五七)尚不足二十岁。此诗乃是青年诗人王统照受民国淮县知名学者丁锡田(一八九三~一九四一)之请,为其书舍"小书巢"所作。"世事沧桑心事定,便拟简册了吾生"一句于丁锡田来说,预言了丁氏所致力的淮县地方文献史志的相继问世。而对于王统照自己来说,不知他是否曾料到他的"简册"将是近四百万言、七卷本的《王统照全集》(杨洪承主编,中国工人出版社二零零九年四月版)呢?

  一九一七年,王统照首次写作白话小说,此后他的文学创作在小说、诗歌、散文、戏剧、文艺评论等多种文体上喷涌出生活艺术之美,而成"新文学运动以来,以创作实践来充实新文学宝库最勤奋最努力的作家之一"(田仲济《王统照全集·序言》)。

  "立身互勖勉,论文语联翩"。(叶圣陶《悼王剑三先生二十四韵》)王统照,字剑三,山东诸城人,中国现代诗人、作家,"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先驱者之一。他一生写下了丰厚著述,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王统照文集》(田仲济主编,六卷本,山东人民出版社一九八零~一九八五年版)出版问世,二十多年之后的这套"全集",在"文集"的基础上加以增补修订,是目前王统照作品最为完整的研究资料。主编杨洪承教授在"编后记"中,指出"全集"较"文集"的不同之处有五:

  一是增补了"文集"中缺漏的重要作品,如作家译诗、译文、日记、剧本等,其中部分作品是作家的手稿,首次辑集出版;二是搜集了作家各时期,尤其早期散落较多的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文言小说、旧体诗,以及新诗、白话小说、佚文等创作;三是原"文集"第四卷的《剑啸庐诗草》是作者早年手录的两个旧体诗集《剑啸庐诗草》《剑啸庐诗存》部分作品的选辑,现在还两本旧体诗集的原貌;四是对原"文集"六卷中的"微音集"和"论文集"的文章做了一定的调整和补充......五是对能够收集到的遗稿力求尊重作家尊重历史,收录了作家少部分非纯文学的论文,或者有着鲜明时代印记的文字但不做修改,仍然保留初稿写作和发表时的样子。

  "全集"的编排基本沿用了"文集"的形式,分为"短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长篇小说""诗歌""散文""散文论文""戏剧日记译文"七卷。较"文集"多出了"戏剧日记译文"部分。"全集"的封面设计也基本沿袭了"文集"的风格,以王统照手持下巴作思考状的头像、茅盾书名题签为主体,其余设以留白,勾勒出清朗雅致的书衣风格。

  "全集"的一个重要价值在于,所增补的这些作品,为我国王统照研究、新文学研究提供了新材料,与原"文集"一起基本还原了王统照在各个历史阶段创作的各种文体作品的实际面貌。检视二集,可以发现,这些具有重要价值的"新材料"包括:

  《文言小说六篇》《纪念》《遗发》《战之罪》《真爱》《秋声》等多篇过去未曾收入集子的短篇小说;

  按作者旧体诗手稿原貌编排的《剑啸庐诗草》《剑啸庐诗存》;

  对了解王统照先生家世及早期文学思想极有参考价值的《清诰封宜人显妣李太君行述》(王统照撰);

  《美学浅说》《美之解剖》《美与两性》《片段的感想》《文学概论?》《"文学概论?"问题的辩正与答复》等散见于各旧杂志报章上的文艺论文;

  剧本《死后之胜利》《海滨惨案》《前途》,日记《民国十年日记》《欧游日记》《病中日记》,外国诗歌翻译作品集《题石集》等翻译作品,以及修订后的《王统照年表》。

  其中,日记、戏剧、译文手稿、遗稿等未刊稿的校勘和首次编印,是"全集"有别于"文集"最大的亮色所在,既丰富了现代文学作品宝库,也为王统照研究、现代文学史研究提供了多角度的材料。

  比如《海滨惨案》《前途》两个剧本在作者生前均未曾刊印过,"全集"根据作者手稿本编排;《民国十年日记》三部,是王统照之子王立诚先生从其父遗稿中整理出来的,第一部曾刊行,另两部未见发表;《病中日记》也是作者的手稿,未曾发表,"全集"由赵普光博士校勘后编排。

  这些未刊稿的重要价值,还在于为其他门类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可以利用的新材料。笔者一直对民国旧书业有所兴趣,在《民国十年日记》第二、三部("全集"首次编印)中,抄得如下信息:

  (一九二一年四月八日)由琉璃厂购得旧日《小说月报增刊》一册,《改造》三卷七号者一册。

  (一九二一年四月十日)予同云亭逛琉璃厂购得小本《双鸳侣》一份以备作读维克斐牧师传时之对照,又为玉妹够《史记精华录》一本。

  (一九二一年四月十五日)午后少卧即出至观音寺购《少年中国》第二卷九期及《礼拜六》各一册。

  (一九二一年五月十八日)将晚高文波至,遂与唯民同至琉璃厂,予以一元七角购得Mikedo and other Plays一书,然多乐剧,买后又甚悔刻不应买,而且无可如何。

  王统照日记中这些信息,不仅记录了他的读书治学生活,更为探究民国学人与北京旧书业所形成的学术氛围提供了新的材料。

  《王统照全集》继承了"文集"的特色,特别重视新文学版本的考证与叙录。"全集"所收王统照作品,每一种都附有详细的版本校勘说明。比如,短篇小说集《号声》收集了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二七年间的九篇小说,曾于一九二八年十二月由上海复旦书店初版。一九三三年又增入了《搅天风雪梦牢骚》《印空》两篇,共十一篇,但因故未能再版。"全集"则将此两篇补进《号声》。

  对新文学版本进行校勘修订,据以排印出版,无论是在版本学还是现代文学史上都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姜德明论述"新文学版本校勘工作的必要性"有言:

  新文学所处的历史时期,恰是一个社会动荡、变革激烈的大时代。内忧外患不断,政治斗争形势复杂,这些历史特点必然反映到新文学史的全部过程中,很自然地给新文学的版本研究带来不少严肃的课题。......新文学版本学完全可以沿用古籍版本学中的目录学、校勘学灯方法,对新文学的版本进行考证、辨析、辑佚、增补等一系列的复杂工程,工作起来也许很枯燥,但却非常必要。(《新文学版本》)

  长篇小说《春花》一九三五年在《文学》上连载时名《秋实》,是作者计划中一个长篇的上卷。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在良友图书公司初版时改名为《春花》,拟将下卷名《秋实》。"全集"据《文学》连载排印,校对时对照良友本作了些必要的改动。散文集《青纱帐》曾于一九三六年十月由生活书店初版。然而,我们现在所见的《青纱帐》则是根据作者生前的意见重新修订的版本,将其中的《听潮梦语》和《寓言两则》抽出,另编入《听潮梦语》中。

  这类版本说明,既显示了编者对版本校勘所下的功夫,又为新文学版本爱好者和研究者提供了极其宝贵的信息。

  编撰作家全集,宜使用最初的版本。"全集"所收《北国之春》于一九三三年三月由上海神州国光社初版。"全集"按初版本排印,仅作少量必要的改动。《片云集》《繁辞集》等也是按初版本排印的。

  然而,收入"全集"的作品,并非全部按初版排印。正如王统照先生一九三三年所说:"在中国印行书籍本身有许多困难,而出版家之无责任心尤使作者时时感到痛苦。即如这个小本子,数年前方以友人之劝交付某某书店(笔者注:上海复旦书店)出版,及至印出后,方知该书店改了名称;又不过一年改名的书店亦寂无声闻。因此后来作者要找几本原书也大费周折。"(《号声》自序二)在原版难以找到的情况下,有些作品是按再版排印的。比如中篇小说《黄昏》于一九二九年四月由商务印书馆初版,"全集"是按一九三五年五月商务印书馆第二版排印;《一叶》于一九二二年十月由商务印书馆初版,"全集"是按一九二七年八月商务印书馆第五版排印。即使是按再版排印,"全集"所收也多以新文学版本为主。

  "全集"的版本考订和重新编辑,虽然已有原"文集"的基础,但是搜集整理作家佚文遗稿、校勘辨证旧稿、修订"文集"错漏等也给"全集"整理者带来不小的工作量。作为"全集"的主编,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杨洪承教授,不辞繁钜,带领着他的博士生、硕士生们去除浮躁而沉心于辑佚考证,以踏实的态度和扎实的功夫,完成了这项文化积累工程。

  杨洪承教授长期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于王统照研究颇有建树。早在二十年前就写过一本《王统照评传》(花山文艺出版社一九八九年版),也曾参与田仲济先生主编的《王统照文集》部分卷的编辑工作。

  自八十年代以来,杨洪承教授已有《试论王统照三十年代的小说创作》(一九八二)、《王统照散文诗艺术浅探》(一九八三)、《王统照欧游时期创作散论》(一九八四)、《论王统照的"问题小说"》(一九八五)、《王统照"孤岛"时期创作漫论》(一九八五)、《王统照〈春花〉创作素材小考》(一九八六)、《王统照小说创作方法初探》(一九八七)、《试论王统照文学批评品格》(一九八九)、《王统照研究的概述与反思》(一九九七)、《读刘增人著〈王统照传〉印象》(二零零零)、《现代中国小说的叙事空间--由重读王统照长篇小说〈山雨〉谈起》(二零零八)等多篇王统照研究的专论文章发表。而今他主持整理的这部七卷本《王统照全集》,更是王统照研究、现代文学研究在近年取得的重大进展。

  《王统照全集》以尊重作品原貌的原则将作者重要的新文学作品展示给读者,其所辑录的王统照文艺评论,让读者能够较为直接地了解作者的文学创作理念;文学价值观又是作者人生价值观层面上信念追求的体现,因此,透过王统照的文学创作和文学研究,读者可以感受到作者对于生活本身最充实、最纯粹的体验。

  "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充其义蕴,不过是要得中庸之道,中庸二字,用在伦理学上,或还可以有其相当的价值,至于在文学中,总不适宜。乐与哀,纯是人的情感的表现,诚中行外,是不可掩饰的。而因为勉赴中庸之道的缘故,必须加以节制,这又何苦?"发乎情止乎礼义"的话,实在令人难懂。(《文艺杂评三则》)

  上面这段话,是王统照关于我国文学标准的讨论,阐发了他突破礼教的暗示与束缚的文学观点。《王统照全集》第六卷中的"文艺论文集"所收近六十篇文章,较为完整和深入地体现了作者的文学主张。特别是《〈文学〉编后记五则》,以民国时期大型文学期刊《文学》的"编后记"形式,记录了茅盾、张天翼、夏丏尊、叶圣陶、李健吾等民国文人的文学活动,展示了王统照任主编期间的编辑理念和文学主张。

  至一九三五年起,王统照任《文学》主编,从第七卷第一号编至次年十月十日第九卷第二号止。据茅盾回忆,当时的主编傅东华辞掉了工作,要物色一位新主编,他和郑振铎就找到了王统照。

  王统照刚从国外"游学"回来,尚未有正式工作。但是他开头不答应,怕人事关系搞不好,像傅东华那样遭人骂。后来总算统一了,又提出不写评论文,创作稿要我来审。我只好同意。好在从王统照接编《文学》第七卷起,我们把"文学论坛"栏取消了,而"书报述评"栏早在第六卷就撤销了,所以评论文章实际上我可以不写了。至于审阅创作稿件,王统照后来并未完全推给我,而且我推荐的稿件,他也并不完全采用。(茅盾《我走过的路》,载《中国百年传记经典》第四卷,萧关鸿编,东方出版中心二零零二年版)

  王统照"拒"掉茅盾推荐的稿子,真有其事。据《编辑家茅盾评传》(李频著,河南大学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载,一九三六年,茅盾对初涉文坛的陈沂有所关注,遂向他约稿。陈沂当即整理了一篇反映国民党别动队在乡镇胡作非为的小说《别动队下乡》寄给他。茅盾很快给作者回信,告知已转给《文学》杂志。但那时主编《文学》的王统照选稿的标准比较注意文字的圆熟。陈沂的《别动队下乡》,王统照就以"文理欠通"退还茅盾。

  陈沂的这篇文章,后来也没有在同类期刊上发表,究竟因何缘故被"拒",很难拿出个准确的说法。不过,此次"拒稿"事件并不能说明王统照主编时期不扶持新人。因为同在一九三六年,同为"新人"的刘白羽写了第一篇小说《冰天》,投稿至《文学》,即被录用发表在三月号《文学》上。为此,刘氏特作《纪念王统照》诗一首(载《刘白羽文集》第四卷,华艺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寄以感怀知遇提携之情:

无边风雨压申城,枢纽文坛巨臂擎。

未必才华堪赏识,只怜瘦马跃坠冰。

艰危此代苦争斗,几度沧桑喜转锋。

热血栽培天下士,巍巍江上一峰青。

  王统照主编《文学》时期,正是中国内忧外患之时。王氏曾在《文学》九卷一号编后记中呼喊:虽在这"风雨交明",艰苦备尝的时代中,我们当时存有"饥喉出金石,植道为嘉禾"的心愿!

  《王统照全集》所收《文学》编后记,每一篇里几乎都能看到王氏对山河破碎、艰苦耻辱的时局的担忧,都能读到他以文字为利器、以文学为事业激扬愤感、揭发黑暗的倡议,正如他在九卷二号编后记中高呼的那样--"用我们的心与笔给全民族的垂危的生命注射上一份慷慨悲壮的精神与强健勇往的气力!"

  无论是通过小说、诗歌、散文、杂文还是日记,我们都可以看到王统照作为五四新文学运动健将那份文人"士气"。创作文体的多样变化,展现的是王氏怀着热烈的向往,在风雨中艰难探索的足迹,他以纯真之诗心献与深爱的国度,他以进步之灵魂、正义之"士气",让他的作品绽放出无限魅力。七卷本《王统照全集》便凝集了这份巨大的感染力。

 

(2009年7月22日写毕于南京大学)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荣方超
关键词:王统照全集 札记
点击次数:941次
引用地址:http://www.lib-read.org/book/noteshow.jsp?id=1427

联系我们

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秘书处
广东省东莞市鸿福中心广场南侧东莞图书馆